暑气上升,我皮肤迟纯,思维怠惰,越发不能提起精神来。这篇评论亦是一拖再拖。总感觉对寄居之物有所亏久。

“樱”是一条狗的名字。在后记中作者提到“樱”的原型是其家中所养的一条狗,所喜爱的事,大概是,摇尾巴?这算是狗中的常见爱好吗?“只要沙尼一摇尾巴,温柔的风立刻就吹了进来。”倘若摇尾巴有这种魔力的话,那么我也不那么正经地想要一条尾巴。(想说“一双”,却不晓得“一双”有没有兼指“一条”之意)

在寻常但重要的时刻,“用尽全力地摇尾巴”。感觉像是以一种伟大的方式表达幸福呢,在辛苦艰涩却鱼水难离的人间。

整个故事在列车穿行山林隧洞之时被我草草看完。当时没有什么想法,现在情节全都忘掉之后反而觉得这是个好故事。书中一切我没有经历过的事让我十分惊奇,不属于任何人的花,像是那个戴着塑料牙套的人的汤川,为人所爱的才能,信,突然的消失,巨大的、温暖的、名副其实的接球手。

读过之后,再看到书名叫《樱》,不由得生出“原来如此”的想法。

长谷川家新的一年开始了。想不到这样简单的事竟是如此幸福,于我简直不可思议。

我被巨大的感情包裹住了。尾巴摇过头了。飞走了。

二〇一九年七月十六日

无所事事的一天